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天才魔法师 > 大结局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从人形黑雾中发出了一阵怪笑,两道幽鸀色的光影射向了韩九冥的方向。
  
      “嗬嗬嗬,就凭你?”人形黑雾那口气完全的没有把韩九冥放在了眼里。它的身形瞬间移动,如阵轻烟一般向着韩九冥的方向飘来。
  
      韩九冥看着对面人形黑雾诡异的移动速度,手中顿时施放出了一道防护屏障。
  
      “哈哈,就凭你这小小的防护屏障就想要阻止我?”人形黑雾大笑着穿过韩九冥施放出来的防护屏障。他一下子就飘到了韩九冥的面前。
  
      “韩九冥啊韩九冥,几百年前,你不是我的对手,这过了几百年之后,你依然不是我的对手。我想要杀你,易如反掌。”人形黑雾嚣张的悬浮在了韩九冥的头顶上方。然后他用阴森无比的声音对着韩九冥说道:“你不是一直不肯交出九冥幽火吗?现在,我要你亲眼看着,我把你儿子的灵魂吞噬掉,然后占居他的肉身。身为韩家嫡系血脉,这九冥幽火最终还是归我了。”
  
      “你休想,就算是拚了我的性命,也不会让你得逞的。”韩九冥坚定的站在了林玄冰的面前,张开双手在空中勾划着一道法阵。
  
      “哥,不要乱来,你还有我。”韩九幽这个时候把林玄冰护到了自己的身后,而他上前一步站在了韩九冥的身侧。他的一只手已经阻止了韩九冥手指的运动。他在后面看得真切,韩九冥此刻所画的法阵是以燃烧自己生命为源的属于韩氏一族的秘法,可以在短时间内提升自己的实力一倍,可是后果也十分严重,轻则短命数十年,重则全身经脉逆流暴体而亡。他才刚把他从鬼门关救了回来,绝对不能再眼睁睁地看着他再入死境。
  
      “幽,对方很强,就是这个人,当年代领着审判庭的一伙人强行进入了凤栖山,屠尽了我们身边的最后一个族人。”韩九冥看着这个人形黑雾,他的心情有些无法平静,当年那血腥的一幕似乎又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哥,就算当年他很强,可是现在他只是一团黑雾而已,就算是再强的黑雾,也一定敌不过九冥幽火的锻烧的。”韩九幽对于九冥幽火有着莫大的信心。
  
      “不,幽,怕只怕,九冥幽火对他没有用。”韩九冥浅银色的眸子看着对面的人形黑雾,想起来,九冥幽火虽是世间难寻之异火,可是它却是在地狱中诞生的,其本属性是属于幽暗之火,虽说它可以锻烧世间的一切事物,可是独独对于灵魂怨念却是并不具有攻击伤害性。反而有可能有利于对面这个人形黑雾。要不然他当年也不会一直执念于韩族的九冥幽火,直至过去了这么多年,他还在那里念念不忘。
  
      “嗬嗬,怕了吗?老实告诉你们,你们所依仗的九冥幽火对我一点攻击力也没有。相反的,我可以任意的攻击你们。”人形黑雾说完之后向着韩九冥与韩九幽冲去。
  
      韩九冥与韩九幽几乎是同一时间伸出了手,在自己的正前方筑起了一道防护屏障。
  
      “都说了你们的防护屏障对于我来说没用。”人形黑雾果然在一瞬间突破了韩九冥与韩九幽同时筑起的防护屏障。并且,一手一个重重的击在了韩九冥与韩九幽的胸口上,两人被重击后向后飞出五米之遥。
  
      “幽,冥。”林玄冰脸色一变,赶向了韩九冥与韩九幽的方向。
  
      “你给我回来。”人形黑雾一下子伸出了一道黑手,把要奔向韩九冥与韩九幽的林玄冰抓了回来。
  
      幽鸀色的光芒贪婪的盯着林玄冰,渀佛她是一道极为可口美味的小吃。
  
      林玄冰怒目瞪着人形黑雾,虽说她的人在了对方的手中,可是她绝对不会屈服的,手中运起了风系魔法,一道龙卷风瞬间袭向了人形黑雾。
  
      人形黑雾有一瞬间被强大的龙卷风给吹散了,可是龙卷风一过,他又马上凝聚成了型。
  
      黑雾中的幽鸀色光芒大盛,他咒骂了一声:“该死的女人,我要杀了你。”
  
      说完人形黑雾便化成了一把利箭的形态向着林玄冰猛射过去,林玄冰见势不对,拨腿就向后跑。
  
      “噗。”林玄冰只听得一声利箭入肉的声音。她回头看向了后方。
  
      刹那间,她被眼前的一幕骇到了。原来那人形黑雾化成的利箭并没有追上她,而是被林玄天挡了下来,在他的胸口处,被破了一个拳头大的黑洞。血从伤口处大量的涌了出来。按这样的伤口,林玄天一介凡人根本就不可能再有生机。
  
      一时间林玄冰看向林玄天的眼神,有着复杂,有着愧疚,更多的是深深的歉意。
  
      而人形黑雾穿过林玄天的胸膛之后,片刻不留的继续向着林玄冰而去。他的目标是她的肚子,那个肉身妖胎,可是他重塑肉身再行修炼最好的容器。
  
      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林玄天在他的身后手执着黑盒子对准了他唤了一声:“收。”就在他几乎快要碰到林玄冰肚子的那一刻,被林玄天重新收到了黑盒子里去。
  
      “玄天哥哥,你怎么这么傻?”看着即将死亡的林玄天,林玄冰走到了他的身边。眼睛里泛起了湿意,纯净的泪水在她不知不觉间滴落了下来。
  
      林玄天伸出手轻轻的为其擦去了泪水,他有些感叹的说道:“冰儿,直到现在你才愿意靠近我吗?你可知,就算我再怎么算计,再怎么无情,我对你都不曾动过害心。”
  
      这个时候,林玄天有些后悔把那黑盒子打开了。因为那里关着的是一个恶魔,他没有想到黑盒子里的恶魔会想要霸占林玄天肚子里还未成型的孩子,这一切都不是他所愿意看到的。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他就像潘多拉一般,打开了盒子,释放出了恶魔,虽然最后有关上盒子,可是已经为时晚已。
  
      “冰儿,你和他们一起快走吧,这个黑盒子支撑不了多久的。”因为黑盒子的禁印已经被他打开,虽然人形黑雾暂时被他关了起来,可是禁印已失,黑盒子是关不了他多久的,他很快便会冲破黑盒的力量,重新回来。所以他想让林玄冰能跑多远就跑多远。
  
      “那你呢。”林玄冰扶着林玄天坐了下来。
  
      “傻瓜,我这样还能活吗?倒是你还是快些跟他们走吧。”林玄天虚弱的用手抚摸了一下林玄冰的头,也许他与她之间真的只能做兄妹。前一世,他是她的亲哥哥,可是却对自己的亲妹妹有了非份之想,并且对她做出了那么过份的事,最终落得个悲惨的结局。这一世,他虽不是她的亲哥哥,可是她依然对他只有兄妹之情,并无半点爱意。也好,就让他的这条命还了给她,那么他们之间纠葛的命运便会终止了吧?
  
      下一世,他只愿重头再来,只希望自己永远永远再也不会与她有交集。林玄天抚摸着林玄冰的手渐渐地落了下来。恍惚间,他似乎看到了悬浮在林玄冰的身后,有一个美丽的影子,在对着他微笑。这一次,他安然的闭上了眼睛,临去时嘴角还带着微微的笑意。
  
      “玄天哥哥。”林玄冰抱着林玄天逐渐冰冷的身体,泪如同雨滴般的落下。在她的脑海中她浮现起了重生后与他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初春的暖阳下,一个如嫡仙般的清淡少年,正伸出一双如玉的手,把跌在地上的她扶了起来。他从怀中舀出了一方白帕,一手勾起了她纤细地下巴,轻轻地擦拭着她脸上沾染的尘土。他擦得很仔细,隔着近近的距离,她几乎可以看到在他卷翘的睫毛下面,那双只专注着她一人的清澈眸子。
  
      现在这个从小呵护她的温暖少年再也回不来了,林玄冰只觉得自己的心似乎是缺了一个角。在她的身体深处传来了一阵锥心般的痛意,她知道这种感觉是传自她的本体的意念。原来这个身体的主人还残留着一丝的执念,可是随着林玄天的死亡,却像是被抽离了出来,化为了虚无。林玄冰的灵魂自此与这具肉身完全的融合在了一起。她在韩九冥与韩九幽的注视下晕了过去。
  
      “冰儿。”韩九冥与韩九幽大惊,两人双双扑到了林玄冰的身边,手搭其脉,没有发现丝毫异状。两人相视一眼,心中疑惑,难道是因为悲伤过度?
  
      “喂,你们两个,还不抱着她离开?”这个时候,从天空中传下来一个妖媚之极的声音。
  
      接着空中发出了一阵金铃声,韩九冥与韩九幽抬头,看向了天际。
  
      只见墨尘穿着一袭妖绕的红衣,手中舀着他的金色法杖,从空中缓缓地降落。
  
      还未落地,墨尘便向着林玄天手边的黑盒子虚空一抓。黑盒子便以一个诡异的弧度飞向了他的手中。他把黑盒子虚抓在了掌心,另一只手指在其上面虚划着复杂的线条。
  
      黑盒子似是感知到了危险,它四下颤动着,想要逃跑。
  
      “定。”勾划好最后一笔的墨尘对着黑盒子说了一个定字。黑盒子便似被绳捆住了一般不再动弹。
  
      “你来做什么?”韩九幽看到墨尘,不由的蹙起了眉头。这个情敌他十分的不喜欢,非常的讨厌。
  
      “喂,我是好心来帮忙的好不好?你这人怎么对救命恩人就这么个破态度?”墨尘口中虽与韩九幽计较着。可是他的目光却是落在了被抱在韩九冥怀中的林玄冰。多日不见她的气色似乎差了些,眼角还残留着晶莹的泪水,在记忆中的她一向是坚强的,何曾流过一滴眼泪?
  
      “我们无需你来救。”韩九幽看着墨尘那娇媚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林玄冰,心里就有气。转身拉了一把韩九冥,对着他说道:“哥,我们走。”
  
      韩九冥看了一眼墨尘,他知道墨尘与林玄冰之间的事,对于他也已经被他归类到了情敌这一列,自然也就对他没有多余的好感。
  
      “喂,你们两个真的带着她走了啊?”墨尘把黑盒子收入了他的法杖之中。只消一步便拦在了韩九冥与韩九幽的面前。
  
      “那你倒底想怎样?”韩九幽发现墨尘拦住了他们的去路,下意识的用身体拦在了韩九冥与林玄冰的面前。
  
      “怎么着?我只是看她一眼,又不会吃了她?你这么着急把她藏起来干嘛?”墨尘见韩九幽的样子,脸色一沉。他这次是最后一次回到这片大陆上来了,等下他便要重新回到锁妖塔里去干那份被他自动离职又被逼亲自接手下来的镇守一职。趁着锁妖塔还没有完全关闭之际,他是赶来帮林玄冰最后一个忙的。
  
      他是先知,以先知的能力预测到了林玄冰有这么一劫,所以他才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以前与她一起嬉笑一起玩闹的情景似乎还犹在眼前,可是现在,他与她即将分别,而且这一别估计便是永别。此刻他的心里有千般的不舍与万般的不愿,可是这一切全都化为了看向林玄冰时最深情的凝视。
  
      看着她安好的躺在韩九冥的怀中,他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向着她迈进了一步。
  
      “你想干什么?”韩九幽拦在墨尘的面前,按照以往墨尘的劣迹,韩九幽就是不许墨尘靠近林玄冰。
  
      “这么紧张干什么?小心我一怒把她抢回锁妖塔让她永远陪着我。”墨尘凤眸一眯,眸光中闪过两道寒光,手中的金杖已经被他握紧。
  
      韩九冥微怔了一下,他对着韩九幽说道:“幽,放他过来。”
  
      韩九幽见韩九冥开了口,他侧退了一步,放墨尘接近林玄冰。
  
      就站在林玄冰半米之距的墨尘,似乎一下子失去了与韩九幽争执的勇气。他就这样静静地站在林玄冰身边,伸手轻轻的拭去林玄冰柔美小脸上的泪痕。
  
      “傻瓜,为什么要哭?要知道他能死在你的怀里,不知道有多幸福,要是你能对我也这样,我倒是死也甘愿了。”
  
      墨尘边抚着林玄冰的脸,边柔声的对着她说着话。然后他深深地看了林玄冰一声,抬眸对着韩九冥与韩九幽说道:“喂,你们两个以后要好好照顾她,要是被我知道了,你们欺负她,那我可是会回来把她给抢走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